跑去吔饭🍙

🌕做自己喜欢的
温柔的人最棒了
好好学习好好学习好好学习

十一点之前要睡觉火速摸完发现还有一个小时😭以后还是别那么着急了

【相二】一日爱情

太甜了太甜了!!!胳膊是天使//

汐♪( ॑꒳ ॑ ):





☆国王游戏梗,R走外链


☆请理解标题的双重语义(并不是419


☆给 @跑去吔饭🍙 é˜¿ç»ªå°å®è´å„¿çš„,好不好吃你都得给我咽下去(超凶x


 


 


*


来是偶然,去是必然,尽其当然,顺其自然。


 


 


 


 


1


 


傍晚的东京处处都透着淡漠的灰色,沿着平直的公路向远处望去还能发现空气中起了一层薄雾,导致每每呼吸纳入的空气也跟着变得潮湿。


说不清是因为湿冷的雾气打到皮肤上的不舒适感,还是身前冒出的汽油不完全燃烧的刺鼻味道,总之,二宫和也是紧皱着坐进出租车后座的。


 


“去这个地址。”


司机接过纸条,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今天这么多人都要去这栋别墅,见后排的客人并没有要询问八卦的意思,也就识趣地耸耸肩踩下油门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一路无话。


 


在日本,毕业后开始上班工作的社会人不叫社会人,叫社畜。


二宫和也就荣幸地成为了其中一员。


 


他与大部分上班族相比没什么特别的,都是从普通的大学毕业,再在一家普通的公司找到工作,就这么普通地做到了现在。也没什么恶劣的上司欺压和同事霸凌,只是每天都和大家一起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再和大家一样拿到不丰厚却足够自己吃喝生活的工资。


 


但他也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二宫和也有一个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是个名副其实的秘密。


 


2


 


出租车逐渐接近那栋欧式别墅,小巧精致的建筑和装饰无一不彰显这家主人高级别的品味。二宫和也盯着黑色金属大门,不禁想起当年自己和那个男孩是怎样一前一后,从和这扇差不多的门爬过去的。虽然那时两个人翻过去之后都没抓稳,一个拉着另一个从门上掉了下来,但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还是会忍不住笑得很大声。


 


“先生,到了。”


司机的提醒打断了二宫沉浸在愉快回忆里的思绪,尽管颇有些不悦,他还是客气地付钱道谢,从车里走了出来。才站到门口,风衣口袋里的就响起了好几声提示音,二宫掏出手机——果不其然,是那个聚会的群组。


 


[Youko:nino和kenichi你们还没到吗?其余的人可都已经到了哦。]


 


[Kenichi:啊啊啊,不好意思,这边有点堵车!实在不行的话你们就先开始吧。]


 


[Yukie:没关系的,你大概还要多久?]


 


[Kenichi:大概20分钟吧,我会尽快的!抱歉!]


 


[Makoto:我们先开啤酒了,兄弟你再不快点可就没有你的份了。]


 


[Kenichi:啊,我有带适合女孩子喝的梅酒和柚子酒。]


 


[Aiba:我这里也有梅酒欸,不过姑娘们说要等着喝你的,快点过来吧。]


 


[Mai:就是就是。]


 


[Takashi:kenichi好慢。]


 


[Masaaki:nino呢?]


 


二宫滑过屏幕上的历史消息,在最后那个名字上盯了几秒,手指开始迅速动作。


 


[Nino:已经到门口了,马上进去。]


 


一如昨天约定好的,玄关处的门并未上锁。二宫轻轻推开门扇,探着脑袋向屋里张望。


“你是……雪绘说的二宫吧?来,快进来吧。”正好面向门口站着的男人第一个发现了他,走过来语气温和地打开鞋柜为他拿了双拖鞋,“你好,我是正章(masaaki)。”


“你就是masaaki???”


“需要这么惊讶吗?哈哈哈难道是我长得太难看吓到你了吗?”名叫正章的男人一脸苦笑。


“不不不,抱歉,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开玩笑的。换鞋吧,大家都等着呢。”


“嗯。”


 


3


 


二宫进到这个LINE群纯属偶然。


拉他进去的青池雪绘,也就是Yukie,是二宫同公司不同部门的一个女同事,他们只是在之前的某个项目有所交集,便随手加了个LINE。二宫刚进群的时候被告知,算他在内的这十个人都是在东京的30代工薪族,彼此之间都是只有一面之缘或完全陌生的。


而建立这个群的目的,是希望能有些利益毫不相干的同龄人聚在一起,聊天也好聚会也罢,这个群组其实都是释放压力的良好渠道。


 


按照二宫和也这种怕麻烦又不愿与无意义的人社交的性格来说,他第一时间就想退群保平安来着。


但他没有。


因为他看到了与自己心心念念的名字大部分重合的罗马拼写。


 


万一那个笨蛋只是手滑打错了呢。


的确是他干得出来的事,对吧。


 


所以二宫才忍不住痴心妄想过,这很可能会是那个藏在自己心底近二十年的人。


最后到头来,果然还是一场空。


 


趁着低头换鞋的空档,二宫努力把眼底泛上来的失望按了回去,等到踏上木地板的时候,他脸上恢复了往常轻松自然的笑容。


 


“这边是小舞(mai),坐在沙发上的是洋子(youko),正玩手机那个是夏美(natsumi),”雪绘作为二宫唯一见过的人,热情地为他一一做着介绍, â€œæ­£ç« ä½ å·²ç»è§è¿‡äº†ï¼Œå¥ä¸€ï¼ˆkenichi)还没到,诚(makoto)和相叶去楼上拿酒了,等他们下来再介绍给你认识。”


“好,麻烦你了,小雪。”


“哎呀,没事没事,你和正章之前总是忙工作都参加不了,这次能来我们很开心的。”


“嗯…….”二宫再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忍不住想叹气。


“他们回来了!”雪绘拽着二宫的袖子,“诚,相叶!二宫来了哦!”


 


在转身的一瞬间,二宫觉得自己肯定愣了一下,楼梯上那个拿着红酒瓶子的人应该也愣了一下。


那双二宫恨不得每晚睡觉前都要闭着眼睛描一遍的白色罕少的圆眼,再次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姓相叶啊。该死,我怎么早没想到。


明明我也是用姓来做昵称的啊。


 


二宫竭尽全力让自己看起来风轻云淡,客气礼貌地和正在往下走的两人点头示意。另一边城和相叶都是笑得灿烂,随口打完招呼就说着啊既然二宫来了是不是就差健一了呢他可真慢啊。


 


看样子他没认出我。


这是好事,认出来的话他反而会不想见我吧。


毕竟当年一时兴起告白的人是我,率先离他而去的,也是我。


 


十几岁的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是谁都掺和不进去的大亲友。


两个少年周身都散发着青春独有的光辉。在那个年纪,最幸福不过的,是虽然每天的学习和生活千篇一律,但身边总有人一起分享快乐分担忧愁。


 


二宫和也也想知道自己的心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或许是自己被老爸追着满院子打相叶跑出来把他护在怀里的时候,或许是被同级生开玩笑说他们俩好得像情侣一样的时候,也或许是相叶搂着他的肩膀说我觉得以后我老婆都不如你在我心里地位重要的时候。


总之,在国中毕业的那天,二宫脑子一热就拽着相叶的第二颗纽扣扬起下巴吻了上去。


然后又狼狈地攥着人家的扣子仓皇而逃。


 


本以为总有机会解释清楚这一切,却做了万全的准备和理由之后,被父母告知自己要转去另一片区域读高中,所以只能搬家。


 


没想到那一吻居然成了两人共处的最后记忆。


 


4


 


屋子里的九个人没喝多久,健一就拎着梅酒和柚子酒赶到了,女孩们纷纷起身换下自己手中的啤酒,拿起杯子咂起甜丝丝的果酒。喝过几轮,活动的组织者洋子切入了正题。


“我们开始吧,今天的国王游戏。”


 


国王游戏,简单来讲就是靠抽牌来决定号码,鬼牌是国王,其他的则是对应号码牌,最后留有一张暗牌作为国王自己的数字。


这个游戏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国王可以指定任意号码做事,因为号码都是不公开的所以没有针对性,而暗牌的存在也造成国王有给自己挖坑的可能性。


 


“还是说好了,今天的发生的一切与以后无关,希望大家都不要干扰到其他人的现实生活。”夏美喝掉杯里的最后一口柚子酒,笑着提醒。


“好了,依然是每局国王抽三组,大家开始抽吧。”


 


第一局。


健一抽中鬼牌,成为国王。


第一组指定6号背起1号围着客厅转三圈,尴尬的是夏美拿到6号,而1号贵史偏偏还很健壮。这下可苦了瘦小的姑娘背着足有80公斤的男人步履维艰地勉强走了小三圈。


第二组指定7号亲一下2号的鼻尖,二宫淡定地举起手说自己是2号,朝其他人脸上一瞥就知道这是攥着牌脸通红的雪绘肯定是7号没跑了。虽然雪绘动作有些僵硬,但还是顺利完成了本来就不过分的规定动作。


第三组指定4号公主抱9号,相叶站起来开始活动,结果发现拿到9号的是正章,两个男人就在其余人的哄笑中完成了有点羞耻的公主抱。


 


第二局。


洋子抽中鬼牌,成为国王。


第一组指定2号和10号十指紧扣,2号是舞,但没想到直接点到暗牌,不过洋子和舞两个姑娘牵个手倒也没什么不自在。


第二组指定5号和3号互舔耳垂,二宫望着自己手里的3号牌一脸的生无可恋,但所幸5号牌是健一,于是毫无波澜地做完了。


第三组指定4号和7号接吻,雪绘和诚当场傻了,推脱了半天最后还是被洋子命令着浅浅地碰了一下双唇。


 


第三局。


正章抽中了鬼牌,成为国王。


第一组指定1号用嘴给2号喂水,被点到的洋子和贵史十分淡然,平静地完成之后又坐了回去,只是二宫瞄到贵史的耳朵红得厉害。


第二组指定3号揉8号的胸,拿着3号站起来的夏美都快笑出眼泪了,8号的健一则是满脸写着绝望。


第三组指定4号和6号舌吻。二宫和也在心里完完整整把他35年的人生中所学会的脏话全都骂了个遍,这才站起来说自己是6号,而另一个站起来拿着4号牌的,是相叶雅


“怎么又是两个男的呢,啧,都不好玩了。”心直口快的洋子抱怨道,“嗯……不过你们两个还是要好好做才行哦!”


“能换一个吗……”二宫苦笑着询问。


“不能,国王说出来的话就不能改了。”正章一本正经。


“二宫,要不就……来吧。玩过这局就结束了,收尾还是不要太随意吧。”


“你看,相叶都这么说了,二宫你有什么好害羞的,还是不是男人了。”诚在一旁坏笑着煽风点火。


 


一句还是不是男人了倒真的挑起了二宫的火气,他也不再犹豫揪起相叶宽松的薄衫就吻了上去。因为要求摆在那里,二宫想着要把舌头伸出去,谁知才开口就被相叶勾去了舌尖和口中的薄层津液。对方意外的主动进攻杀得二宫措手不及,几番纠缠下来居然是二宫先受不住,抬手推开了相叶。


 


“我说……你俩会不会太真实了?”站在一旁看傻眼的雪绘小声嘀咕道。


“就应该真实才对吧,”洋子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好了,大家去洗澡睡觉吧,相叶,我们的房间怎么分配啊?”


“哦,女性两人一间住在楼上,男性两人一间住在楼下,如果又不愿意的也可以睡在客厅。”相叶像是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笑着回答。


 


5


 


二宫和相叶最后还是被起哄同睡一间屋子了。


 


“这是你家的房子吗?”二宫抱着游戏机坐在卧室墙角的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挑起话题。


“嗯,我小时候就住在这儿。”相叶坐在床上,背对着二宫,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那……相叶雅纪,你还……记得我吗?”


 


二宫和也还是没能忍住,掌机屏幕里的大boss依然没能让他心神宁静。


他还是希望相叶雅纪记得他,希望刚才那个吻不是只因为游戏规定,也希望……


 


“二宫……和也嘛。我记得。刚才见面的时候你没提,我以为你是不想让大家知道。”


“什么嘛,原来你记得啊……”


 


那今天可就是你在挑逗我了。


二宫心想。


 


“当然记得啊,我们当时关系那么好……”相叶的咬字听起来有点奇怪。








  *  












6


 


凌晨时分,二宫转醒,率先入眼的是相叶正处于酣睡的容颜。他没忍住,伸出手指轻轻点在相叶有些皱起的眉头。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是笑着的。睡着的时候,也是。


 


“雅纪,我喜欢你啊。”


二宫和也的气声,细弱得像是一碰就碎。


他藏在心里的那个秘密,也在此刻第一次被他本人讲出口。


 


随后,二宫轻手轻脚地穿好所有衣物,在离开之前望了还发着均匀的呼吸声的相叶,笑了一下。


 


咔哒。


门被关好了。


 


从此,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就不会再有交集了吧。


二宫这么想着,揉了揉干涩的眼眶,迈步离开了。


 


“小和啊……”


卧室里刚刚还躺着的人忽然坐起,漂亮的鹿眼里还闪着泪光。


 


7


 


三个月后。


 


“我是新进公司的相叶雅纪,以后就请前辈多多关照了。”


“啊???”


二宫和也震惊地看着眼前正笑得灿烂的某人,一脸茫然。


 


“小和你怎么这么狠心,那天之后就直接退群消失了。要不是知道雪绘和你在同一家公司,我大概真的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不是,你找我做什么?不是说好了那天发生什么和以后都没有关系的吗?”


“可聚会那天之前我就喜欢小和啊,这笔账你可不能赖掉。”


“哈???什么???”


 


相叶雅纪捧起二宫和也尚在处理巨额信息量的困惑的脸,笑着俯下身贴近他的耳侧。


 


“告白不听回答就跑掉可是个坏习惯哦。”


“不,我才没告白过!”


“那你当年亲我算怎么回事?”


“一时糊涂!”


“那你凌晨跟我说的你喜欢我呢?”


“……是你听错了!”


 


二宫和也从耳尖一路飙红到眼眶,染得整张脸都深了两个色号。


 


“小和,我爱你啊。”


 


“嗯……”二宫拽住相叶领口,扬起下巴凑了过去,“我也爱你。”


——————————————


【浓密秀发.gif】




全群最团结的情况,除了吹笃的时候,


就他喵的是针对我的时候(。




我发誓我这个月都不会再开车了,真的没油了(x




1点半的时候电脑还要黑屏罢工给我脸色看,


再这么倒霉下去我真的要自闭了。




最后,


手动艾特那几个信誓旦旦说all night等我更文的=.=


你们!!!


倒是!!!


等啊!!!


(疯狂吼叫)

给菓@-菓- 迟到的生贺💜♡(*´âˆ€ï½€*)人(*´âˆ€ï½€*)♡!!!安排上了(x

自从上学每天都十点睡五点五十起😭
一位gn点的大头仔!我还是要加油┌( ಠ_ಠ)┘

可爱润生日快乐哇🍻
小天使要天天开心身体健康✨💜

深夜发图
还有四天!(☝`˘ω˘)☝

离润润生日还有6天(☝`˘ω˘)☝!

伞飞了Σ(゚д゚lll)

爱贼甜!
其实是七夕想发的可是我手龟速(*꒦ິ⌓꒦ີ)
我也好想去ao玩耍啊…

一位姑娘点的!
大头仔小律师